小波在河边钓鱼。钓了老半天,连一条小鱼也没有钓起来。真奇怪呀!从前这儿的鱼很多,为什么现在一条鱼也没有了?他不信河里没有鱼,就耐住性子接着钓。钓呀钓,忽然钓着一个沉甸甸的东西。
啊哈!这准是一条大鱼。小波高兴极了,使劲往上一拉。谁知拉起来一看,他就傻了眼–哪是鱼呀,只是一只湿淋淋的臭皮靴!
呸!真倒霉!他不高兴地拎起皮靴,正要把它丢开,想不到靴子里忽然冒出一顶尖尖的帽子,从帽子里钻出一个和这只烂皮靴同样皱巴巴的小老头儿。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花了眼睛,使劲拭一下眼,再一看,没错呀!帽子下面压着乱蓬蓬的头发,下巴上长着同样乱蓬蓬的胡子,果真是一个小老头儿!
小老头儿生气地说:我正在干活,你为什么打扰我?
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小波吓得结结巴巴地向他道歉。
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,你都吵到我了。小老头儿气冲冲地叫嚷道。
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呀!
你应该知道,小老头儿说,我是住在河里的老妖精阿耶,你应该知道的。
我真的不知道,谁也没有对我说过。小波哭丧着脸解释。
现在你知道了,往后不准再打扰我。老妖精阿耶教训他。
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小波一面认错,一面慌里慌张放了他。老妖精阿耶钻进水,冒了一串气泡,转眼不见了。
这件事,小波以为就这样完了。
可是,还没有完。第二天,小波又跑到河边,放下钓鱼,钓起来一个没有盖子的汽水瓶。瓶子沉甸甸的,冒出一顶尖帽子,老妖精阿耶又钻出来了。
我说过,不准再来打扰我,你为什么又来了?他气冲冲地对小波叫嚷道。
小波说:这一次,我是特地来请你的。 请我干什么?老妖精阿耶奇怪地问小波。
小波客气地说:请你跟我到村里去一趟。村里的人都不相信河里有妖精,说我骗他们。
别性急,等我调查清楚了,会找他们的。老妖精阿耶说完这句话,就转过身子,噗通一声跳下水了。
小波没有办法,只好两手空空走回村子里。
别人问他:你把河里的妖精请来了吗?
现在他没有空,说等他调查清楚了,就会来的。小波回答说。 嘻嘻,你骗人。
河里哪会有妖精,我扔过十几块砖头咧。如果有妖精,早就被砸死了。
真有妖精,就叫他来吧?我才不怕呢。
大家七嘴八舌,都把小波当成说谎的小孩子,他真委屈呀!小波泪汪汪走到小河边,想向老妖精阿耶诉苦。可是河面静静的,根本不见他的影子了。
小波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回走。
走呀走,走到村口,忽然瞧见一串湿答答的脚印。脚印很小很小,比刚会走路的孩子的小脚丫还小。他心里想,这准是鸭子留下的。鸭子在池塘里洗了澡,就会留下一串湿脚印。
他回到村里,却听见村子里发生好多怪事。住在村头的王大哥搔着脑袋说:咦,谁把我扔进河里的破皮靴捡回来了?这只湿淋淋的皮靴端端正正放在他家的桌子上。不知是谁用细细的手指沾着墨水,给他留了一张纸条。
不准把臭皮靴扔进河里!

这是谁写的?
王大哥一眼瞧见小波从河边走来,认定是他干的恶作剧,揪住他的耳朵教训道:你不仅撒谎,还捉弄人,真是不乖。
小波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大声辩解道:不是我,是老妖精阿耶干的。
哼,你还用妖精来骗人。不好好教训你一顿,怎么行!
小波又气又伤心,又跑到河边去找老妖精阿耶,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道:瘟妖精,你干了坏事,推在我的头上,真坏!话没有说完,水里咕噜噜冒出一顶尖帽子,压着乱蓬蓬的头发。那个全身皱巴巴的老妖精阿耶又钻出来了。
别骂人,冤枉了我一片好心。老妖精阿耶说。
哼,你还有脸说自己是好人呢!小波恨恨地说道,你是世界上最坏最坏的坏妖精。
是好,是坏,现在跟你说不清,老妖精阿耶说,我正忙着呢,没有时间和你磕牙,往后你就知道了。
说完这句话,他咕噜一下,又钻进水里。不管小波怎么又叫又喊,他再也不肯把脑袋伸出来。小波没有办法,只好又转身走回去。
这天晚上,天上没有月亮,一片黑漆漆的,村里又出了怪事。这一次,每家都发生了稀奇古怪的事情。平时他们扔进河里的汽水瓶、罐头盒、砖块和鸡骨头,一样不少,全都送回到自己的家里。每个东西下面都压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:
小河不是垃圾箱,不准乱扔垃圾。
河水被你们弄得臭烘烘的,你们自己也不好受呀!
臭垃圾把鱼都毒死光了,难道还想毒死我吗? 爱护环境,就是爱护自己。
人们你看我、我看你,难道这都是小波干的?他们追出门,这才瞧见一个又矮又小、周身湿淋淋、皱巴巴的老妖精,正一摇一摆朝小河边走去,留下一串湿脚印。
噢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!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