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《中国名胜词典》同为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,两书对[赤壁]条目之释文可以有繁简之不同,内容则不应有目前存在的矛盾。

宋代司马光编纂《资治通鉴》,对前贤着述中之疏漏每多补正,但对赤壁之战中地名之用法仍沿袭《三国志》,称:“……进,与操遇于赤壁”。也是先有赤壁之地名,然后才有这一场大战。

不知何故,未引古籍及其原文。固然明确否定了此处赤壁之得名与三国时赤壁之战无关,但对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无甚意义,因赤壁之战不是在这里进行的。

还引了唐李吉甫《元和郡县志》,三位作者的三本着作都晚于《三国志》多年,对于赤壁之得名问题均避而不谈,是否与那次大战有关,既不肯定,也不否定。

《三国志》和《资治通鉴》都不是野史,而是正史,而且是颇有美誉的正史。古代的小说家、戏剧家创作《三国演义》以及有关题材的杂剧、传奇,并没有轻率地“戏说”一番,而是根据这些正史作了一定程度的敷演与夸张,创作态度还是相当严肃的。

我们进一步追溯历史记载,却发现了疑窦。作为第一手材料,陈寿的《三国志》应该是最可靠的记载了。

盖乘一天顺风,望赤壁进发。则曹操的指挥中心设在赤壁已无疑义。第50回实际上是战役胜负已定,着重描绘曹操弃舟登陆,一次又一次死里逃生的狼狈万状。所以一开始便十分突出地接连用了三次“赤壁”这个地名:

复引北魏郦道元《水经·江水注》:“江水左经百人山南,右经赤壁山北,昔周瑜与黄盖诈魏武大军处所也”。

《辞海》1999年修订本对[赤壁]条目的释文比较审慎,作为山名。引南朝宋盛弘之《荆州记》:“蒲圻县沿江一百里南岸名赤壁,周瑜、黄盖此乘大舰上破魏武兵于乌林。乌林,赤壁其东西一百六十里”。

《三国演义》第49回写东吴大将黄盖诈降时,点明:

我认为《辞海》1999年版中[赤壁]条目的释文仍有商榷的余地。首先是应该面对地名起源尽可能作出正面回答,如果难下结论,也可将难下结论的道理讲清楚,或举出几种不同说法,对之有倾向性的说明,认为某种说法比较可信或可取。

《魏志·武帝纪》:“公至赤壁,与备战,不利”。

《吴志·吴主传》:“瑜、普为左右督,各领万人,与备俱进,遇于赤壁,大破曹公军”。这三篇关于曹操、刘备、孙权的详细传记中,都对赤壁之战作了类似的记载。这一场大战爆发之前,大火焚烧曹军战船之前,此地早就被称作为赤壁了。

但是,《三国志》在曹操、刘备、孙权传记中记载大战揭幕之前一再用“战于赤壁”、“遇于赤壁”等字样,这确实值得探究。我认为这是史书作者行文上的技术问题。

《辞海》 《中国名胜辞典》不应说法各异

应该说解释得比较清楚,也确实反映了大多数人的看法。因此,人们基本上深信不疑。是否可作为定论呢?似乎也很难。

《蜀志·先主传》:“权遣周瑜、程普等水军数万,与先主并力,与曹公战于赤壁,大破之,焚其舟船”。

后来的杂剧、传奇、评话、说唱则又在这个基础上继续作进一步的夸张、渲染。也有些唱本或艺人即兴发挥,不顾前面早已多次提到赤壁这个地名,快要结束这一节目时又补上一段原本多余的话,说“赤壁”由此得名。虽然前后矛盾,不能自圆其说,听众不是考古学者,也从未有人觉得有些矛盾。

赤壁之名起于何时

但是,仍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存在,即赤壁之名起于何时?今据《中国名胜词典》之《赤壁之战遗址》条目释文:“相传东汉建安十三年,孙权、刘备联军在此用火攻,大破曹操战船,当时火光照得江岸崖壁一片彤红,‘赤壁’由此得名”。

却说当日满江火滚,喊声震动。左边是韩当、蒋钦两军从赤壁西边杀来;右边是周泰、陈武两军从赤壁东边杀来;正中是周瑜、程普、徐盛、丁奉大队船只都到。火须兵应,兵仗火威。此正是三江水战,赤壁鏖兵。曹军着枪中箭、火焚水溺者,不计其数。

作为山名的第二种解释,则谓“在湖北黄冈市西北江滨,一名赤鼻矶。山形截然如壁,而有赤色故名。”

赤壁在何处?也曾发生过论争,现在基本上已解决。确定在今湖北蒲圻县境内,至于黄冈的赤壁则被证明并非当年鏖战之地,但苏东坡既有词赋佳作,就把此处命名为东坡赤壁。这不失为一种十分明智的解决办法。

按常情常理推测,江面上大批战舰焚烧时,烈火熊熊,将江岸削壁烧成赤色缺乏科学依据,但烈火将江岸削壁照映成赤色则完全可能,赤壁得名于赤壁之战可能性不能排除。

admin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